欢迎来到工服美
行业百科

存货减值恐埋雷新购品牌亏损扩大森马前路如

发布时间:2021-08-26

  存货减值恐“埋雷”新购品牌亏损扩大 森马前路如何?

  近日,森马衣饰发布事迹快报,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3.59亿元,同比增长23.15%;净利润为15.46亿元,同比降落8.72%。总结多处券商的分析研报来看,森马营收的增长主要系期内收购法国高端童装品牌Kidiliz带来的事迹并表和原主业约10%的增长;但净利下滑也起因于 Kidiliz品牌,系期内门店数量减少,费用居高不下,亏损超预期,预计亏损达3亿元。

  关注存货

  事迹快报显示,截止2019年底,公司新增存货跌价准备6.48亿元,同时库存商品转销额6.58亿元,因此,期末整体存货跌价准备同比减少近1000万。中泰证券的研报分析显示,反应了2019年下半年公司主动调剂配发节奏,控制批发业务成效显著,整体存货范围得到有效控制。

  但是,1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服装行业本来在冬末春初之时清算冬装库存的阵脚,且门店客流骤减、线下实体店多数按下暂停键,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客观存在。

  多家券商在对森马的分析预测中提示关注存货减值影响。

  万联证券分析显示,疫情催生 宅经济 利空服装行业,公司1季度线下收入腰斩、线上业务受损,预计2020 年全年营收预计将减少15%,滞销的冬装使得存货突增,带来存货减值损失恐将为事迹 埋雷 。另外,公司过去两年遭高管大笔减持,也为公司未来事迹增加了几分不肯定性。

  对此,经济视察报致电森马衣饰证券部欲以上述问题进行采访,截至发稿,还没有收到回复。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在接受经济视察报采访时表示,森马衣饰已转型全加盟模式,冬装的库存相对其他全直营的品牌公司而言,压力不会太大,最多就是冬季贺岁品类因疫情原因造成部份加盟商没有提货,但森马衣饰的电商业务完全有这个消化能力。

  不过,程伟雄同时提到行业方面, 疫情致使19冬货品、20春、20夏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库存压力,随着疫情的全球蔓延,不排除也会对20秋冬造成压力。今年由于疫情的压力造玉成行业经营挑战的加重,或成为大几率的 雷 。

  关于行业内 雷 的可能性,时尚产业投资人、UTA时尚管理团体总裁杨大筠谈到, 雷肯定有,这个雷已爆炸了,只不过是破坏度有多少,破坏度又是由疫情的延续性决定的。 杨大筠表示,冬装产品1般营收、利润占比都很大,疫情必定会造成冬装大量的库存积累。另外,大部份的服装公司60%的产品都是线下销售,而且利润最好的产品极可能也来自于线下。

  休闲装承压 童装可期

  资料显示,森马衣饰创建于2002年,旗下具有以森马品牌为代表的成人休闲衣饰和以巴拉巴拉品牌为代表的儿童衣饰两大品牌集群。目前,在森马官上显示,其旗下子品牌多达15个,涵盖女装、男装和童装,其中面向0⑴4岁儿童消费群体的品牌有7个。

  从多家券商研报对森马衣饰事迹快报的分析预估来看,森马的休闲装业务线下承压,而童装业务则表现稳健。

  中泰证券分析称,森马童装业务方面,全年保持约20%的较快增长,具体来看, 线上增速预计保持在30%左右,线下受益于门店扩大实现约10%的增长。大翻领凸显设计感休闲装业务在终端需求偏弱的背景下,预计营收与去年同期持平。其中线下同比个位数下滑,而线上渠道预计实现同比双位数增长。

  实际上这背后也是休闲衣饰增速低,而童装市场飞速发展的行业特性。

  根据万联证券援用相干数据粗略测算,2019年,中国休闲服装市场范围有8000⑴0000亿元,同比增速约为4%。

  杨大筠表示,休闲装市场实际上自2005年开始进入衰退期,这个市场在ZARA、UNIQLO、H M等品牌的进攻下,基本进入完全的饱和。在这个进程中,童装市场就很好,森马在童装终端市场具有绝对的话语权。

  根据Euromonitor的数据,2019年中国童装市场市占率第1的品牌是森马旗下的巴拉巴拉,市占率到达6.9%,远超第2名安踏童装的1.6%。杨大筠表示,森马通过并购和整合,现在的童装可能已到达100多亿的销售额,这样的情况下,它应当是全球最大的童装企业。

  程伟雄表示,森马衣饰的巴拉巴拉儿童系列不单单在主品牌的品类延伸上做到大、中、小、幼、婴童,在档次、定位、风格上也相继引进很多国外童装品牌构成了强有力的品牌矩阵,在国内儿童品牌市场远远领先;童装市场相对成人装市场来讲成熟度要低些,随着用户迭代和国内计生政策演化,儿童市场有了更多元的变化。

  程伟雄分析,森马衣饰完全可以斟酌把巴拉巴拉剥离出去单独组建1家童装公司,专注做好童装业务;或把森马衣饰成人休闲装剥离出上市公司也何尝不可。这样可以解决资源匹配问题,过量匹配巴拉巴拉会造成主业式微,分开则做好各自的主业便可。

  并且程伟雄表示,中高级定位的各种风格的婴幼儿童装在国内市场还是比较缺少的,特别高端童装。杨大筠则表示,伴随消费群体的固化、消费格局的构成,未来童装市场将不再是卖价格、拼数量,未来的市场会进行区隔。

  另外,森马衣饰近期在原有经营范围中新增个人卫生用品零售、卫生用品批发、母婴用品零售等业务,森马此前表示,增加营业范围,是基于公司未来长时间发展考量的。

  对此,杨大筠认为,虽然中国的人口诞生率低,但是人口基数大,母婴市场年龄层细分、产品也足够细分,森马看到市场的机遇所在,成心识地去布局。

  下1步怎样走

  疫情影响下,衣饰品牌的电商能力成了擂台上最重要的比拼项目。

  森马衣饰在回复投资者发问时表示,1方面。公司将通过发展线上平台业务,加强战略合作投入,适当扩大合作范围,增进电商业务健康发展。另外一方面,加强线下业务团队的学习与能力再造,转型数字化,应用格化管理方式赋能1线,支持每个门店每名员工的转型,推动全员营销,主力发展新零售。

  于线下起家的服装品牌而言,线上能力的构建究竟是帮助实现双腿走路的 必不可少 还是投入过大反而增加本钱,造成事迹拖累?

  以美特斯邦威而言,2010年,自建电商平台 邦购 ,2014年5月开始准备,2015年5月,移动端电商平台 有范 APP上线 。 有范 作为时刻准备着去探索那个使人充满向往与畏敬的宇宙时尚潮流品牌的平台,援助当红综艺,营销费用高企。但是,2017年, 有范 以下线结束。而在建设电商能力的几年内,美邦主营业务则由百亿营收缩水到60亿,市值也由2015年高位时接近300亿下跌到现在的50亿酷爱音乐的陈伟霆也逛了最爱的唱片店。

  程伟雄表示,美邦衣饰领先试水电商平台、自有APP,从大方向来看是非常正确的,关键是美邦衣饰犯了两大毛病,1是孤注1掷、全身心投入到电商平台、自有APP,反而在主业的投入减少了,忽视经营,2是每一个投资风口,美邦衣饰都踩准了,但耐心不够,没有延续坚持下去。时至本日,主业和副业都没干好。

  程伟雄同时表示,在未来相当长时间线下实体业务仍然是主流收益,但未来众多传统品牌强化线上电商业务成为共鸣,纷涌而至的线上业务竞争也会加大。

  杨大筠认为,电商对所有的零售业、消费品来讲,都是1个分销渠道而已。,这个分销渠道本身并没有为企业创造巨大的这个升值空间。消费总额是由消费者的可安排收入来决定的。服装市场是1个存量市场,虽然线上的销售在快速增长,但它只不过是切割了线下的销售比。

  若在儿童市场上发力,森马下1轮该怎样走?杨大筠认为,如果认为将范围做得更大,营收和市值做得更好,就能够领导童装市场的想法是毛病的。

  1个强大的企业和1个领导型的企业是不同的。领导型的头部企业靠的是软实力。 杨大筠认为最重要的是品牌背后讲故事的能力,是不是有历史沉淀,是不是能引发价值认同、情感共鸣,领导消费而不是追随消费,这些软实力正是目前本土品牌所缺失的地方。

  欢迎关注华衣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逐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络招商加盟平台!

  欢迎关注童装圈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逐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欢迎关注亵服圈

  亵服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逐日推送亵服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杨大筠

  “花小钱”品牌也能成超级IP ?

  任何企业对利润要求和寻求,可谓永无止境,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最期待的状态应当就是,不花1分钱广...